只是討厭菸味

關於部落格
「請馴養我吧,小王子。」戴著白圍巾的狐狸這麼說。「讓我一看到麥田的顏色,就會想起你的金髮。」


「...又或者,被我咬死,用你的屍體來培育玫瑰吧。」
  • 68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冷戰組】 軍事競賽 NC-17架空文 第0章

 
阿爾佛雷德.F.瓊斯端詳面前這個有著冰冷顏色的微笑青年,淡金的髮色在俄羅斯冬日的照耀下閃爍著無機質的光芒。他單手拿著AK74衝鋒槍對著敵人,紫色的眸子卻盪漾著一種在孩子身上才看到的純粹好奇的疑惑,亞麻織的土黃長衫浸著敵人的血甚至染紅他站立的雪地。


那孤獨的姿態,阿爾憑著小時候當孩子王的經驗,評斷對方一定是一個不受其他孩子歡迎的死小孩。
 
不過被紫眸男人踩在腳下還被他拿槍指著太陽穴,半個臉都埋入底下冰冷到刺骨的雪地,嘩啦啦流了一堆血,導致視線有點模糊的阿爾實在找不出心情安慰對方。
 
幹,不論你經歷多少次,挨槍子總是一件糟糕的事,雖然你老是以為你能習慣它,但在下一次發生時依舊讓你疼得想叫喚你的養育者。
 
其實現在的局面也很簡單,不過是兩個站在不同立場的間諜遇到同一樁軍火案件,這種事總是得有一方倒下,他瞭。但他以前總是做為囂張踩人的一方,被踩的滋味自從他把學校的軍事教官通通揍趴之後,還真沒怎麼挨過了。
 
唉呀,難道這就是上天看他太偉大而降予他的試煉?阿爾不想承認他以前只是運氣好,不,這次只是他失了先機而對方實在不是個簡單角色。

「下次,」阿爾咧開嘴露出白晃晃的牙。「英雄我啊,一定會討回這一腳。」
 
伊凡摸著下巴,惡意的又把腳上的力量多增幾分,滿意地聽到對方的肋骨發出吱吱的碎裂聲和從沒緊守住的牙關逸出的痛呼。他打量著這個面目被血模糊掉的金髮男人,好奇對方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覺得自己還有下次機會?畢竟他的槍還指著他的頭,只要砰一聲,就可以送男人去見上帝。


但他要這麼做嗎?伊凡自問。


他又瞄了男人一眼,看到瀏海下的一片血汙之中隱隱透出的藍色,雖然剛才自己的突襲太凶險急速導致沒看清楚對方的臉,但仍隱約記得對方重的令人發竪的拳頭,以及藍得滲人的眼。
 
就好像大空一般。
 
或許是被男人白到發亮的牙齒閃到頭,也或許只是單純覺得有趣,伊凡聳聳肩,用力一腳把笑個不停的男人給踹暈,帶著口袋中薄薄的一張紙--此次軍火交易的三聯單--就這麼哼著歌,踩著蔚白的雪地揚長而去,直到他的足跡被新雪掩蓋才沒了他的蹤跡。
 
那是他們第一次的會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